校庆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之窗 >>校庆
我当“助产师” ——回忆在母校徐汇中学的趣事(徐汇中学170 华诞校友忆文展播41)
发布时间:2020-10-19 23:38:30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1,162

1960年,我在徐汇中学念高中一年级下学期时,虽正值遭受“三年自然灾害”,但学校的科技兴趣活动还是开展得热火朝天。当时,我参加了生物课蒋叔雍老师輔导的生物兴趣小组,负责在电孵房里照料名种鸡蛋的孵化。每天早晨上课前、中午、下午放学后,到电孵房里监测孵箱的温度、湿度,对孵化格里的鸡蛋调换一下倾斜角度,用照蛋器抽样检查鸡蛋里胚胎的发育情况,并做好记录。

有一天早晨,我正在电孵房里例行检测。化学课孔庆菊老师神秘兮兮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鸡蛋,悄悄地对我说:“李庆鸿,这个鸡蛋是我家母鸡昨天才生下的,你能不能帮我孵一只小鸡。”我看女老师语气这么恳切,论年龄与我的妈妈相差无几,我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按照孵化规律,健康的授精鸡蛋在电孵箱内处于适宜的温度、湿度条件下,第三天用照蛋器照,里面会出现早期的胚胎。在胚胎周围有几根红色的血丝,若用手轻轻地晃动,胚胎在血丝的弹性牵动下,也会微微地活动。随着时间的推延胚胎愈来愈大,血丝也变成了血筋,到了第21天,成熟的雏鸡就会本能地破壳而出。

我对孔老师送来的那个鸡蛋一点儿也不敢马虎,在蛋壳上用铅笔写了个“孔”字。每天,对“孔蛋”的检测格外仔细。我心里明白,困难时期家里弄只鸡蛋是多么的不易啊!

然而,不幸的事情终究发生了。“孔蛋”孵化的第三天,我用照蛋器仔细地照,可怎么也看不见里面的胚胎,心想,它可能发育得慢。可到了第四天、第五天直到一个星期,还是看不到里面有任何的迹象。孔老师送来的肯定是一个“无精蛋”,我得出了结论。

过了几天,滿怀希望的孔老师兴冲冲地敲响了电孵房的门:“李庆鸿,再过几天能孵出小鸡?”我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请老师进孵化室。我问她:“老师,您家里就养一只母鸡吗,有没有公鸡?”她回答:“养只母鸡已经蛮好了,哪里还有条件养公鸡啊!”我差一点“噗哧”一声笑出来,但在慈母般的老师面前又不敢笑。于是,灵机一动打开了电孵箱门,用照蛋器一个蛋、一个蛋地照给孔老师看。“哇!里面都是小生命啊!”孔老师兴致勃勃地说着。轮到照“孔蛋”时,孔老师大惑不解地问:“怎么是透明的?”“噢,我家里没有公鸡,我怎就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细节呢?”孔老师喃喃地自责,不一会儿,电孵室内响起了师生俩会意的笑声。

 时间过得很快,离开小鸡出壳的日子只有一个星期了。突然,学校发出了通知,要组织学生下乡义务劳动十天。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禁焦急万分。心想,这上百只正在孵化的鸡蛋怎么办呢?这可都是名种鸡的蛋呀!正在这时,生物课蒋老师和蔼可亲地对我说:“李庆鸿,这次下乡劳动你不用去了,我已跟你们班主任汤于纯老师讲好了,你负責把这些名种小鸡孵化出来,既是很有意义的劳动,更是养成认真、仔细、刻苦钻研好习惯的一次锻炼”。

遵照老师的教导,别的同学都下乡劳动去了,我还是每天去学校三次,更加精心地照应着电孵房的事。小鸡临近出壳前,为了防止已出壳的雏鸡掉到蛋格下面的水盘里,要事先在水盘上盖一层铁丝网。这时,我却犯了粗心大意的毛病,认为鸡蛋的孵化期为21天,我只要在第20天晚上盖铁丝网就行了。谁知,我的疏忽竟酿成了悲剧。在第20天的中午,我打开电孵箱的门,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只意大利名种莱克亨雏鸡,可能是生命力超强,提前一天就破壳而出,不幸掉在水盘里溺死了。当时已十五岁大男孩的我,心痛得差一点哭出声来。冷静过后,连忙将铁丝网盖到了水盘上去。那天下午,我再也不敢离开电孵房,不时地隔着电孵箱的观察窗,全神贯注地察看箱内的动静。一直熬到晚上10点多,又有几只意大利莱克亨、美国芦花鸡、澳洲黑、洛岛红出壳了,我异常兴奋,竟然忘记了时间。学校的工友老伯巡查校园时大概看到我这里的灯光,便敲门进来,劝我早一点离开学校。当雏鸡“助产师”既辛劳又兴奋。第二天清晨,我比任何人都早到学校,一走进电孵房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孵箱。只见电孵箱内毛绒绒一片,全是出壳不久的雏鸡,可爱极了!我赶在出壳后的24小时内,一只一只地拨开它们的泄殖腔鉴别雌雄(注:初生时泄殖腔内能明显分辨米粒状的雄性生殖器,这时辨别性别是最科学、最准确的。24小时后雏鸡泄殖腔一经收缩,错过了时机就难以辨别了。在出羽前,只能通过外型特征凭经验大致辨别了)。紧接着,我将鉴定后的雏鸡分栏饲养,还逐一为它们抹去胎粪,以防感染。整整一天忙碌下来,收获是满满的。电孵房雏鸡栏内一下子增添了90多只活泼可爱的小生命。除了雌雄分栏外,我按品种又分成了卵用鸡、肉用鸡、卵肉兼用鸡三大类。我惊喜地发现,在这次出壳的雏鸡群中,卵用的有意大利莱克亨,据生物学记载,莱克亨鸡曾创下一年365天产360个蛋的惊人记录;肉用鸡有浦东九斤黄、美国洛岛红、澳洲黑、北京油鸡;卵肉兼用的有中国狼山鸡、美国芦花鸡等,真是名种鸡大聚会啊!当然,生命力是有差异的。在这一批的名种雏鸡中,绝大多数都是孵化了21天出壳的,可有的却在20天就诞生了,还有少数滞后一、二天的,甚至个别的推迟三天才勉强问世的(由于生命力弱,出壳没几天就夭折了)。

第一次坚守岗位,当了20多天的雏鸡“助产师”,出壳成活率达到了87%以上,我得到了生物课老师的表扬。

如今屈指算来,这段有趣的往事已过去将近一个甲子了。年逾古稀的我为何还记得如此清晰呢?也许是,当时老师说的要养成认真、负责、刻苦钻研的好习惯,这多多少少在我以后的成长道路上产生了潛移黙化的影响。当我在回忆这一段有趣经历时,更难忘老师给予的启迪,老师才是学生心智的“助产师”啊!  

撰稿:1962届校友 李庆鸿

发布:许贞 

责编:王燕虹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