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学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汇学新闻
1962届 高三(2)班 校友 李庆鸿 诗词展播110
发布时间:2024-06-05 17:57:57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32

西江月

康乐晚晴

 

骑车挎马舟行,

垂钓考察摄影。

掼蛋交流增友情,

步行量力渐进。

应时植牙配镜,

养花赏兰品茗。

吟诗填词助雅兴,

品酌康乐晚晴。

说明:

常言道,生命在于运动。这个运动往往是体力与脑力的复合运动。我们的晚年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关键要拥有良好的心态,常以健康快乐为本,在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勤于求索、善于捕捉、乐于品酌适合自身的各种形态与内涵的文化乐趣,也就是文化养老。本词,系笔者清理手机照片时随感而发。

李庆鸿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16.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34.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38.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41.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44.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46.jpg 

微信图片_20240606105449.jpg 

 

八十悟人生

九自铭

 

自知自明自信,

自勉自珍自爱,

自尊自立自强。

李庆鸿

忆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李庆鸿

随着母亲节的临近,我的脑海中不时浮现出一位平凡而伟大母亲的身影。她,就是我的养母——一位只念过几年小学,比我年长48岁的普通家庭主妇。

抗战胜利的那一年,我在上海呱呱落地。两岁时,生母改嫁,将我托付给了她的亲姐姐祠为养子。出于习惯,我依然称呼我的养母李周云为大姨妈,养父王孟权为姨父。养父是一位十分敬业、为人本分的小学老师,他与养母曾生有一子,长大成人后有了工作,却因得重病而英年早逝。我的到来,给家里带来了欢乐,也抚平了二老的心灵创伤。他们视我为亲生,悉心爱护又严加管教,让我从记事起,就懂得了如何像大人们那样清清白白做人,老实本分办事……

1949年5月,上海迎来了解放的曙光,那年我4岁。我还清晰记得就在远处传来����枪炮声的同时,一队国民党敗兵窜到了我家附近。当时我家就在徐家汇南端的蒲东路边,处在市郊结合部,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个用竹篱笆围住的小园子,在园里种点菜、养些花。这些国民党败兵手拿砍刀,二话不说就将邻居家的竹篱笆砍倒了,扬言要将竹篱笆插进附近的河里阻止解放军过河。砍完隔壁邻居篱笆,这帮傢伙又向我家的竹篱笆砍去。我那性格倔强的大姨妈见此状就上前与他们论说。孰料,一个国民党败兵竟举起砍刀气势汹汹地朝我的大姨妈走来,当时才四岁的我吓得直哭。幸亏邻居阿根爷叔陪着笑脸上前给国民党兵递香烟,又回过头来劝住了我的大姨妈,这才免遭了杀身之祸。第二天清晨醒来,我见大姨妈开门,就尾随她一起来到屋外。“哇!”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只见门外黑压压的一片,巳经过了河的解放军战士们都悄无声息地睡在门外的泥地上。这时,一位干部模样的解放军立即大声叫醒了酣睡中的解放军战士。只见邻居阿根爷叔递给他两只热水瓶,并招呼邻居们赶快烧开水给战士们解渴。那位解放干部连忙向阿根爷叔行了军礼,命令全体战士列队每人依次喝一口白开水。邻居们都深受感动,真是一夜之间两重天啊!“这才是我伲百姓额自家人”我的大姨妈喃喃地跟我说。我想起了昨日的恐佈,看到了今天的温馨,连连点头称是!这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五周岁那年,养母大姨妈将我送进了附近的汇南街小学就读一年级。她尽到了一位伟大母亲的责任,使我终生受恩。领到新课本时,母亲大姨妈给我包书,养父在我的课本封面上用毛笔恭恭正正地写上了“王庆鸿”三个大字。爽直的大姨妈边将封面撕掉,边大声怒斥姨父:“小囡该姓李!”硬是将我的名字改写为“李庆鸿”,老实巴交的姨父只得屈从。从此,我的姓名就成了李庆鸿。

“棍棒之下出孝子”这句老话,放到现今也许不可取。然而,却在我的童年时代得到了应验。由于生性贪玩不用功,小学乃至初中一年级时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勉强及格。为此,母亲大姨妈狠铁不成钢也不少给我施以棍棒。直到上初中二年级时,她老人家给我讲了一个穷人家孩子“发奋图强”的故事,让我热泪盈眶,铭刻在心,决心痛改前非。到了初二下半学期各科成绩竟飚升到全年级第一,成为少队中队学习委员。学校里开表彰会,每人发了一根雪糕棒冰。此刻,我想起了母亲大姨妈,就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裹着雪糕棒冰,奔到家中,见她老人家正在为我洗衣服,我就将雪糕棒冰首先送到了她的嘴里。“又香又甜又凉爽!”母亲大姨妈高兴地咬了一口,连忙又将雪糕棒冰塞到了我的囗中……大学毕业分配到沈阳铁路局瓦房店工务段,我领到了第一笔实习生工资46元。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到邮局将其中的25元寄给一生为我付出养育之恩的母亲大姨妈。后来我探亲回上海,隅壁邻居对我说:“老家收到你寄来的第一笔工资时,都高兴激动得哭了!”

1978年我有幸调入上海铁路局工务处工作。经人介绍娶妻成家,是年巳81岁高龄的母亲大姨妈戴着老花眼镜为尚在腹中第三代一针一线地缝制小衣服,直到她老人家永远闭上了眼晴……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为我铺平了人生之路,给了我终生受用的恩惠与取之不竭的力量。如今我也是年届八十的耄耋老人了,在母亲节即将来临之际,我不由自主地向她老人家的遗像深深地躹了一躬,同时也向普天下所有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们致敬!

撰稿:1962届 高三(2)班 校友 李庆鸿

发布:许贞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