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徐汇中学 >> 特色办学 >> 科技
饥荒编年史(汇学科幻作品展播13)
发布时间:2021-02-18 14:46:01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140

一、开篇

洞穴中很黑暗,无尽的黑暗。

其间,燃起一束火光,映出一队探险家的脸,在他们眼前的,是远古人民的秘密......

洞穴的生活很艰苦,远古人民只能在暗无天日的洞穴中,听天由命。大部分居民最终结果不是寿终正寝,而是在地底生物手下化为白骨。有红眼的白蜘蛛,会趁你不注意时悄无声息的从洞穴穹顶上乘着细线般的蛛丝吊下来,你可能还没反应,就落入了蜘蛛的魔爪之下。还有洞穴蠕虫,靠着头顶的发光蓝莓引诱地底生物,那张巨嘴似乎能吞噬一切......远古部落因环境贫瘠,日益衰败,似乎已被上天抛弃,随时都要灭亡……

 

二、转折

有一天,两大祭司之一的弯角祭司,在带领人们挖掘时,意外发现了一个洞穴,其中有一口井,井中溢出一种黑色的流体。一开始,所有人都很害怕,只敢在洞口远观,过了几天,没有任何变化,弯角祭司壮着胆子靠近,并且取了一些流体回来。渐渐的,弯角祭司发现这种流体中蕴含巨大的能量,能使荒土变成绿地,草房变为首都,使科技提前几百,不,几万年。于是,这种流体被弯角祭司命名为“梦魇燃料”。有了梦魇燃料,远古部落开始繁荣起来,科技发展空前的快,远古文明走向了一个繁盛。然而,弯角祭司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举动,改变了整个远古部落的历史……

 

三、分裂

虽然远古人民日益繁盛,但还是有人提出反对。他就是另外一个祭司——权杖祭司。他认为随意滥用不明的东西,会产生危险,应小心一些,然而弯角祭司却不已为然,认为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推进科技之路,为什么还要丢弃呢?权杖祭司竭力反抗,但梦魇燃料真的对科技发展很有用,反对的人并不多。

事情是从那次祭司会开始的。

也不知是觉得权杖祭司太烦,还是觉得反对的人在增多,弯角祭司与权杖祭司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犹如一堆木头,只要一丝火星就会烧起来。

而那丝火星,正是那次祭司会。

祭司会上,权杖祭司再次提出抗议,最终彻底把弯角祭司惹毛了,一声令下,权杖祭司和所有反对使用梦魇燃料的人被刀锋扺住了咽喉。在严厉逼迫下,权杖祭司众人不得不被赶出了远古部落领域,被赶到了地表。

火星化为愤怒的火熊熊燃烧着,似乎要熔化一切。

 

四、衰败?崛起?

一个部落化为两个,走向两个不同的分支。权杖祭司为自己的部落重新命名,“月”之部落由此诞生。幸运的是,地表已经生成大半,虽无现在的地下繁荣,但也够谋生了。权杖祭司带领族人,在大地上游走,足迹几乎遍布了整个饥荒大陆。与此同时,远古部落也还在快速发展,通过梦魇燃料与地底矿石的相互反应,可以产出一种粉末,将粉末煅烧,可以形成一种极硬的矿石——铥矿石。这种矿石可以做成各种工具,武器,护甲……因为这个,远古人民敢于与地底生物抗争,获得了更大的领地。他们使用生命科学技术,复活了一种远古生物——格洛姆。使用它的粘液,可以铸造出一种奇怪的铃铛——被后人称为远古铃铛,使用它,可以召唤出一只大脚,踩踏一切。远古人民使用它来开垦土地。他们甚至挖到了一个奇怪的骨架,羊头,长臂,熊腿。在科技极速发展后,远古部落占领了洞穴生物链的顶端,不可一世。许多根管子插在那口井中,井不再溢出,井中的梦魇燃料似乎越来越少,井底似乎有一个可怕的秘密等待着远古部落……

 

五、月之祭坛

权杖祭司坐在火堆前,望着慢慢升起的明月,心中一片忧愁。

为什么,别人都不听自己的话呢,权杖祭司在心里说。他回想起一个人来,黑月祭司,她与他,似乎有不可说的缘分,如果没有那一次......

当时,黑月祭司也找到了一个推动科技进步的能量——熔源。但是物极必反,最后所有使用熔源的人和建筑都被一把火烧得消失殆尽,包括黑月祭司。

从那以后,他就不再相信大自然的馈赠。

世界是残酷的,没有人会帮你。

然而,权杖祭司的回忆被一阵强光打破了,他惊愕的望向身后,幽深的树林中伸出一道强烈的光柱,笔直刺向天空中。不知为什么,他像被磁石吸引一般,朝那里冲刺过去,权杖上的黑色月型宝石似乎在微微发光。

直冲到光束之前,权杖祭司才发现光束是从一个祭坛状的建筑中射出的,建筑上的古文似乎注入了能量,在闪闪发光。祭坛光柱中,隐约有一个凹槽。权杖祭司毫无犹豫,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将手中的权杖插进那个凹槽里。

突然,权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光柱的光芒不断注入进权杖里。

一霎那,光芒退散,权杖祭司愣了一下,将权杖拔下来,权杖中多了一团耀眼的光球。

这是月之能量,可以净化一切。权杖祭司看着发亮的黑月宝石,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

 

六、远古之门

弯角祭司率领远古部落,在洞穴中大幅探索,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洞室被挖掘出来,远古部落的足迹已几乎遍布了全洞穴。弯角祭司和族人们发现了一条触手,一条巨大无比的触手,直伸到穹顶,穿过穹顶。触手之下,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通道,深不可测,弯角祭司犹豫了一会,最后向两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举起铥矿刀向触手黏滑的紫色皮肤砍去……

随着一阵烟雾,活了上百年的大触手轰然倒地,化作一片紫色的尘埃……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泥坑,深不见底,然而深处似乎闪着灰灰的光亮。人总有探索精神,弯角祭司又犹豫了一下,纵身跳下了深不见底的泥坑……

再从黑暗里冲出来时,弯角祭司发现,眼前是一片白昼,血红色的脉络在地上穿梭着,直达中央的一个半月形建筑。这是古迹?是自然现象?没有人搞懂,也不会有人愿意去搞懂。

这个洞穴被命名为“中庭”,半月形建筑被命名为“远古大门”,这场波折草草收场了,殊不知,其实它连接着饥荒世界的秘密……

 

七、诅咒

井终于被抽干了,化作一阵沉沉的低语。

“所有滥用资源的人....将被诅咒......”

这是大自然的报复。

刹那间,地表隆起一条条黑色的裂缝,所有远古部落的居民,都被梦魇吞噬了,他们狞  笑着,发疯般的像其他人扑去......弯角祭司的眼睛也变成了红色,跟随着所有的远古部落居民,在洞穴游走着,杀戮一切......

地下一片混乱。

突然,一片白光,在闪耀,在靠近......

 

八、拯救与牺牲

白色的光,是从权杖祭司和他的族人身上的月型吊坠发出的。温暖的白光照耀到的地方,黑暗退散光明重返。

然而光明仍敌不过黑暗,有光亮的地方,立刻又被贪婪的黑暗吞噬了,渐渐的,权杖祭司带领的月之部落的人越来越少,到处都是被梦魇燃料反噬的人,以及各种生物的骨头。

最后只剩了权杖祭司一个人。他被逼到了绝地,黑暗仍在四处乱窜,一条条黑色的触手像他伸来。

怎么办?怎么办?

权杖祭司,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看到了已经被梦魇燃料反噬的弯角祭司,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

既然梦魇燃料能反噬远古居民,那月之能量能不能......

权杖祭司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他知道,唯一的办法,只有牺牲。

只有死,才能换来生。

权杖祭司闭上眼睛,然后用力的朝那个光球打去......

刹那间,他全身散发出一束束光芒,顿时,一切黑暗被劈裂,变成一抹难以发现的黑烟,  飘散而去。

那些被梦魇反噬的人,在白光照耀之时,便变成了一尊尊雕像,他们狂笑着,如同定格的画面,这些诡异的雕像,至今还在饥荒地洞中矗立着,他们在等待,等待一个难以捉摸的事实……

地洞中一片宁静。

黎明后的黑暗。

洞中唯一还活着的是弯角祭司,他终于明白自己对资源的滥用,害了全远古居民。这才后悔莫及,他也明白,那扇被忽视的远古大门中隐藏着不可预见的秘密与灾难,于是,他把远古大门的钥匙封印进地洞深处迷宫中的犀牛兽体内,希望那些以后可能妄想探寻真相的人能被这只犀牛兽雄伟的肌肉吓倒了。同时他也用最后一丝力量,把自己的灵魂融入进曾经挖出的奇怪骨架里,永远在中庭守护远古大门,为此他也将永远无法离开这里,但为了未来不要让远古部落的惨剧再次发生,他甘愿这么做。

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九、终

时间快进几千年,还是那队探险家,还是那个洞穴。

他们面对的是远古犀牛,这个庞然大物吐着气,向他们冲来。

然而,一会后,这只犀牛就吐着血沫,发出一声夹杂着些许开心的鸣叫,倒下了。烟尘散去,只留下一把远古钥匙。

他们来到中庭,当钥匙插入大门时,一边的巨兽骨架便活动起来,那是弯角祭司的载体,他在守护着这扇灾祸之源。

然而,如此巨大的力量仍然敌不过这一队人。

最后,它在一声带着哀叹,欣慰,悲伤的吐息中倒下了……

远古大门已经打开,可是欣喜若狂的探险家们,却没有发现有人在角落的阴影中注视着他们......

探险家接下来的旅程将会如何呢?远古大门后究竟幽深们?黑暗中的眼睛又是谁?

敬请期待。

 

【专家点评】

文章十分完整的交代了饥荒两派对于资源利用的不同看法,也通过科幻的方式来告诉我们资源是有限的,文章的最后也留给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这种“寓教于科幻”的文章十分新颖,对于环境保护、资源利用教育也有着很大的作用。

撰稿:预初(9)班 冯臻珍

发布:许贞 

责编:史莉莉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