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徐汇中学 >> 汇学新闻
未成年人 |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父亲?这些爸爸有话说!
发布时间:2021-10-09 23:33:05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46

转载自:文明徐汇

鲁迅先生在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写道

父母对于子女

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

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

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737.jpg 

如今,全国各地正在

积极助力“双减”政策落地

在此背景下

徐汇中学王孝和中队骨干

徐汇区新时代好少年、天平德育圈小记者

红韵小记者团成员刘佳怡

“我们如何做父亲?”这一主题

在国庆期间开展调研

一起来看下吧~

(以下内容采用第一人称视角进行叙述)

徐汇中学特级校长、正高级语文特级教师曾宪一先生告诉我:今年不仅是建党百年,还是毛泽东主席高度赞赏的中国新文化运动旗手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鲁迅先生曾有一篇著名作品《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反映了他的价值观和父亲观。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756.jpg 

曾校长对这篇作品自然非常熟悉,他认为在对待孩子成长的路径上“父母的思维是相辅相异的”,很多时候“相异的角度还很明显”。父亲的思维和行动,是孩子成长阶段的重要财富。曾校长还强调:孩子们总会调皮,喜欢玩耍,有时候还有逆反(甚至出现一些对抗性言论),相比较于母亲,父亲往往更加宽容、更欣赏孩子的个性。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759.jpg 

▲曾宪一校长呼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要积极地承担责任

曾校长的这些真知灼见,让我对鲁迅先生的名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还发现,随着国家“双减”政策的落地实施,孩子们的课余时间规划有了新变化。对此,父亲们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呢?国庆长假期间,我进行了一番调研。

关于在“双减”时代下如何做父亲这个问题,电脑工程师陶峰峰是这样认为的:“‘双减’之前,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焦虑的一帮父亲。为了孩子在语数外考试中能脱颖而出,周末带着孩子在各种补习班之间奔波。用来休息的周末时间,就这样被上补习班和完成补习班的作业填满了。当孩子表达不满,我们便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以为父对于子,有绝对的权力和威严,摆出父亲的尊严告诉孩子:‘老子说话,当然无所不可’,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02.jpg 

▲陶峰峰和女儿陶辰辰一起品读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陶辰辰为高一小学四年级顾平中队骨干、2021年度徐汇区新时代好少年

“突如其来的‘双减’政策,给大家‘鸡娃’的热情泼了一大盆冷水。突然间,我们发现周末的时间不用再像打仗一样了。我们可以享受一顿悠闲的早餐,然后商量如何度过接下来的周末。我们可以陪孩子去红色景点参观,学习前辈的奋斗精神;可以去各大博物馆打卡,感受历史和科学的魅力;可以去美术、艺术馆驻足,欣赏大师们的作品;可以去公园、球场撒野,彻彻底底地放松身心;甚至可以只是赖在家里阅读经典,享受知识的力量。‘双减’让孩子们有了机会做真正想做的事情,我的周末我做主!”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05.jpg 

▲陶峰峰陪同陶辰辰参观徐汇区奥运主题邮展,介绍者为徐汇区体育局党组书记林福东

陶峰峰分享道:“我自己是个球迷,也是所在单位足球俱乐部的资深队员。我们发现,俱乐部搞了十几年,每每对外比赛都是一帮老球员撑门面,少有新鲜血液。其实公司每年都会招聘大量的新员工,但是每年新加入球队的同事寥寥无几,球技乏善可陈。我们曾经做过一些了解,现在许多的年轻人虽然工作能力很出色,但是业余生活却只喜欢宅在家里,用游戏、看电影来打发时间。如果我们还是按照‘鸡娃’的流程继续培养孩子,恐怕又是要培养出新的一批宅男宅女。以前我们看到欧美国家的孩子,课后总是有充足的时间投入文体活动,非常羡慕,如今‘双减’也让咱们的娃放下书包,充分享受自己的周末。让本位回归幼者,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11.jpg 

▲陶辰辰和徐汇邮政公司党委书记吴德峰老师交流《天平社区报》

 

同为电脑工程师的方前有两个女儿,他表示:“某个周六,我和太太在把孩子送进某教育机构课堂后,花了一个小时观察进出地铁站的那些孩子。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都背着大书包,在父母的陪伴下,不是正在去教育机构的路上,就是刚离开教育机构。孩子的脸上,几乎都看不到周末应有的快乐,取而代之的是疲惫和茫然。我一直很忧虑我的孩子,整个童年都在作业和教育机构中度过。所幸‘双减’政策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而我则有更充裕的时间去践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理念。”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15.jpg 

▲方前要求家中二娃、幼儿园大班的方文辕学会自己在家整理玩具

所谓读万卷书,就是广泛的阅读,并通过阅读时的探讨来逐步构建孩子的知识体系。为此,方前给孩子买了个kindle,鼓励她远离iPad,和书籍做朋友。孩子遇到困惑的地方或者读到有趣的内容,都会引发父女大讨论。比如家中大娃方文轩在读《三国演义》的时候,对汉朝官吏军事制度产生了兴趣,于是父女俩花了一个晚上,进行了有趣、热烈的探讨。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41.jpg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44.jpg 

 

▲方前陪同家中大娃、五年级的方文轩居家阅读,从通俗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到古汉语经典国史《三国志》,是个质的飞跃

所谓行万里路,就是去实践书中所说的道理。方前认为最好的方式当然是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亲临那些书里描述过的地方。然而,疫情所限,无法远足,所幸上海有大量的博物馆和名人故居。每当周末,方前都会带孩子去近距离体会中国历史。比如,最近,方前带着孩子沿着《汇师巾帼黎明寻访地图》的推荐点位,实地走访各个名人故居,了解深藏在那些红色住宅里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47.jpg 

▲方文辕参加自己感兴趣的国际象棋校外活动

 

对于“如何做父亲?”这个问题,“85后”年轻父亲郑帅谈道:“作为一名‘85后’,在传统家庭氛围中长大,成为一名父亲已六年有余。我始终坚信,父亲这一身份是终身的、神圣的,意味着责任和担当。虽然发乎于血缘,行乎于义务,但最终,一定是成乎于责任。我时常会想,我的父亲是怎样的?我儿子眼里的父亲又是怎样的?而我又应该怎样尽到一名父亲的责任?”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51.jpg 

▲郑帅辅导儿子、高一小学新生郑皓予同学正确书写

郑帅坦率地告知:“‘双减’时代以前,即使我笃信‘子不教,父之过’,但是安排紧密的课后辅导班,涵盖‘德智体美劳’,俨然就是幼教届的军备竞赛,无不是以牺牲亲子时间为代价。我能做的,只能是见缝插针,在接送路途中、家庭早晚餐时,完成快餐式的亲子沟通,始终无法避免内心的焦躁和效率的追求,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双减’时代来临,我仍然笃信‘子不教,父之过’,但是安排上更游刃有余了,幼教届的军备竞赛偃旗息鼓,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顺乎孩子的天性,因势利导,也有了更多时间去理解父亲的责任。”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54.jpg 

▲郑皓予在上海第八人民医院参观自己感兴趣的中医馆、了解祖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父亲郑帅全程陪同

关于父亲的责任,郑帅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一是陪伴和引导,传统家庭习惯“男主外,女主内”,在实际教育中,父亲的角色有着更强的榜样力量,对子女倾注更多的陪伴与关注,最终将转化为下一代人生的内驱力,这种精神力是无形的,也是伴其一生的。

➤二是约束和示范,中国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修身”不仅是后者的前提,更应该是作为中国人德性和品格的首要人生追求。父亲是子女品行意识的启蒙人,通过明确行为规范的红线约束,以及日常言传身教加以示范,足以奠定下一代的品性根基。

➤三是认可和传承,传统教育下的父权讲究权威,不容质疑与抵抗,看重结果遵从,不讲过程思考。究竟是要养成执行命令的下一代,还是要培养会思考、会分辨、有同情能力的下一代,答案不言而喻。作为新时代的父亲,要享受和子女们一起成长,承认共同成长的快乐,不仅要懂得退,还要勇于让,接受子女的挑战,找到被战胜的快乐,才能更好地传承,雄鹰才能展翅高飞。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857.jpg 

▲郑皓予和母亲宋爽交流明代医学家李时珍的著作《本草纲目》

 

金融专家孙嘉俊,对于怎样做父亲这个问题也有自己的独到看法。他认为,鲁迅先生曾经在新文化运动初期写过一篇杂文《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在这篇杂文中,鲁迅先生对旧礼教的“父权”进行了批判。鲁迅先生要求当时的国人对孩子要理解、指导和放手。父母对子女应该“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虽然中国经历了百年的发展,但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却仍没有摆脱百年的束缚,仍在用“父母权力”压迫式地教育着孩子。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01.jpg 

▲孙嘉俊陪同女儿、向阳小学四年级学生、鲁迅知己社社长孙艺闻阅读鲁迅先生的杂文

“随着‘双减’政策的出台,孩子有了更多的课外活动时间,同时作为社区报的一名小记者,女儿孙艺闻在周末的时候开始出入各家博物馆、图书馆和新华书店。这时,我的作用就开始体现出来了,我成为了‘百科全书’和讲解员,开始为女儿科普知识。女儿在聆听着历史故事、了解着文化背景、感受着民族精神同时,思想开始慢慢发生‘化学反应’。”孙嘉俊如是说。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05.jpg 

▲母亲黄之颖老师制作的家庭阅读海报

“女儿明白了:为什么作为中国人值得骄傲?为什么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为什么中国的文化绚丽璀璨?她懂得了祖国实力强大的重要性,思考自己如何为国家、为社会出力,规划自己的人生目标和成长轨迹。女儿从单纯的学生身份,开始向文化传承人、可靠接班人转换。虽然她的这种转换还显得有点稚嫩,目标显得有点遥远,但女儿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学校减少了应试教育的负担,作为家长却要更多的承担起社会教育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父亲这个角色不单是家庭属性,更带有了社会属性。帮助子女制定人生目标,陪伴孩子成长,面对今后的挑战,才是现在每个父母应该做到的。”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09.jpg 

▲孙艺闻主持向阳小学迎接祖国七十二周年华诞的主题活动

 

同样拥有两个女儿的我的父亲刘俊,对于怎样做爸爸也有自己的心得:在中国旧式文化中,父亲在家庭中占有绝对的权威,子女任何挑战父亲权威的举动都会被认为不孝。父亲供子女吃喝、学习都被认为是一种对孩子的“恩”,而孩子必须报“恩”才会被认为是好孩子。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对如何做父亲这个问题上,有了一些转变。鲁迅先生曾在文中写道:“觉醒的父母,完全应该是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很不易做。”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13.jpg 

▲刘佳怡和父亲刘俊一起品读主题为纪念鲁迅先生一百四十周年诞辰的《新民周刊》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16.jpg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18.jpg 

▲九月二十五日,鲁迅先生一百四十周年诞辰,《新民周刊》推出纪念主题的封面报道,编辑为新民周刊社才女孔冰欣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21.jpg 

▲刘佳怡和课外辅导员王泠一博士交流鲁迅纪念主题

在刘俊看来,父辈天生就喜爱自己的子女,对孩子的付出都是出于自愿和无偿的,大可不必把自己的付出当做“恩”强加给孩子,并且要求子女成年后要“报恩”。新时代社会讲究人人平等,父亲在家中不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子女作为家庭成员中的一员,同样有发表自己想法和意见的自由,只要是合理和有效的都会被家庭采纳。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25.jpg 

▲刘佳怡和父亲一起出席徐汇中学王孝和中队揭牌典礼

“双减”政策下,父亲应该更多考虑让孩子更全面的发展,规划好孩子成长的道路,多倾听孩子的心声,多陪伴孩子,多带孩子出去走走开拓眼界,而不是把自己塑造成家庭中的权威,只注重文化学习,每天把孩子关在房间里刷题,或是疲于往返奔波于培训机构与家中。父亲作为家中的重要一员,有必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培养下一代上,父亲需要在树立向上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作出表率,担负起父亲的责任,引领孩子走上人生正轨,迈向更好的人生。

微信图片_20211011092928.jpg 

▲刘佳怡的妹妹、汇师小学楷模馆馆长刘佳媛(一年级)在上海社科院留影

作者:徐汇中学王孝和中队骨干、徐汇区新时代好少年、天平德育圈小记者、红韵小记者团成员刘佳怡

指导老师:上海社科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泠一博士

编辑:MJH

发布:许贞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