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徐汇中学 >> 汇学新闻
软实力:城市创新活力和生活方式的风向标
发布时间:2021-07-16 23:56:18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47

转载自第一财经

作者:王泠一    责编:任绍敏

6月22日,中共上海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在世博中心举行。全会审议并通过《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厚植城市精神彰显城市品格全面提升上海城市软实力的意见》。这是全国直辖市、省和自治区层面,首次在党委全会层面明确提出软实力实施方案,其对于城市核心竞争力培育的战略突破口意义和示范价值,引发国际社会和投资者的高度关注。多家智库、机构领军人物和笔者交流软实力概念,我们都认为软实力不是对硬实力的补充,而是新型的互动催化关系。

软实力本质是一种生产关系

决定经济增长的是生产力,决定经济能否可持续增长和社会和谐发展的是生产关系。就上海这座中国经济中心城市、长江经济带龙头和长三角区域核心引擎来观察,生产关系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人与人的合作(契约)关系;经济行为人(投资者)与服务部门和监管机构的关系,其中也包括监管机构如何通过积极有益的改革升华为服务型力量;企事业单位和资源的关系,即如何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效能、减少资源类消耗;社区、城区与环境承载力的关系,即尽可能保持相应舒适度(如黄浦江的滨江岸线就不宜为房地产开发所“霸屏”)。上海城市的软实力建设就是要从这几个生产关系领域加以提升,从而激发出创新活力。

笔者研究软实力课题已经25年了,上世纪最后五年笔者就承担过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软实力决策咨询课题。当时,上海的人均GDP刚刚超过泰国,离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四小龙”还有明显差距。如果说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核心支柱产业和研发原创能力、服务国家战略和参与国际竞争等是硬实力,那么,营商环境、政府效能、人才吸引氛围、公共安全感,甚至城市生活品质(如教育和文化魅力)就是软实力的主要指标。本世纪初到世博会期间,笔者还发现所谓上海城乡差别本质是软实力的差别。而这种差别,如果经过顶层设计是可以缩小的。

软实力概念及其相关认知,在上海的对外经贸合作谈判中发挥了作用。笔者曾经参与的上海引入通用汽车的相关磋商及咨询研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最初通用汽车公司通过一家美资知名咨询公司对上海制造业配套能力、对上海政府机构的工作效率和上海城市汽车公务市场的主要判断,基本上是负面的,甚至得到了不鼓励在上海进行整车生产线投资的意见。但当时,浦东开发已经初步形成了金桥、张江、陆家嘴、外高桥保税区(如今自贸区的核心区域)的基本架构,虽然通用汽车还不相信中国制造能够配备发动机,但对未来销路重点枢纽是否安置在上海仍然是感兴趣的,因为对通用来说当时东南亚市场潜力不如上海,而日本、韩国都倾向于开本国车。

于是,在比较关键的几个商务磋商场合,上海有关方面向通用汽车决策层展示了上海城市的软实力。笔者记得主要有几个方面:上海市政府把引进通用汽车整车生产线投资项目作为当年一号工程,即效率最优化。在嘉定汽车城打造同济大学汽车(交通)工程学院,为汽车制造业进行人力资源准备。在汽车发动机领域一方面尊重对方已有标准;另一方面根据中国公路发展、城市保养水准、相关油耗标准等国情要素,进行必要的属地化创新设计。在汽车文化方面(这是对方尤其看重的行业与城市软实力的结合元素),在嘉定打造汽车博物馆(甚至找到了老上海的原配古董级通用汽车)和世界汽车方程赛嘉定站(保证驾驶通用赛车的选手参赛)。在其公司骨干(含美籍华人)子女在沪接受教育方面,以上海的美国学校为主要承载机构,尤其在师资、教材、课程和学分等安排上和美国教育完全同步,换言之,这些通用子弟可以直接参加美国高考或转学。

笔者还和对方高级别人物交流过汽车市场的增量前景,这是美资咨询公司所不能提供的。如关于盈利,笔者实事求是地提出以投资三年为第一个观察窗口(笔者反对当年投资、当年出厂、当年盈利的冒险提法),如果出现可观的盈利,应追加在上海或长三角的投资。笔者还预测到2005年,上海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家庭会采购汽车。关于道路,笔者当时判断也是2005年华东地区会实现高速公路联网(目前早已全国联网)。最后,通用汽车决策层经通盘考虑后决定投资落户浦东。如今,上海和通用可谓实现了双赢格局。

软硬实力在相应条件下会转换

上海市委全会提出,要坚持提升软实力与增强硬实力相结合。坚持系统观念,整体性推进软硬实力建设,充分做好融合、转化、并进的文章。在谋划部署各项工作时,同步考虑软硬实力的建设、协同和集成,在硬要素上叠加软要素,把经济、科技、产业、基础设施等硬实力优势,加快转化为制度、体验、品牌、环境等软实力优势,持续提升人才、治理模式、创新生态等软实力,进一步为硬实力的增强集聚要素、激发潜力、巩固优势,推动城市核心功能的整体提升。

我认为这是十分精辟的论断。这一论断为上海以及各区、各行业软实力的提升绘制了明确的路径,同时也辩证地指出了在相应条件下软硬实力存在着互相转换、互相促进的可能,各级政府部门、实施机构、企事业单位乃至有创造力的个人,都应该为这种可能做出自己的贡献,也就是“人人都是软实力”。“人人都是软实力”又继承了去年“五个人人”中的核心要素。所谓“人人”,包括上海原住民、新上海人、外籍专业人才、在沪留学生和海内外交流人才。也就是说,在上海这一发展热土上生活和工作的人,都可以为软实力做出贡献。

白玉兰奖就是对将智慧、管理、技术等软实力要素投入上海发展有明显成果的外籍人士的最高嘉奖和实际肯定。最近不少外交人员告诉笔者,白玉兰奖已成为上海城市软实力的一个重要符号,所有获奖者,在其企业及行业、在其祖籍国及母亲城市,都会掀起一轮对上海发展潜力和营商环境的探究,反过来又会促进其企业、行业、城市和国家扩大对上海的合作力度。

白玉兰奖是国际交流条件下软硬实力互相转换、互相促进的典型。而在国内背景或上海城市自身改革背景下,也可以实现这种转换和促进。如大数据建设和行政服务功能的优化就是一个可复制的模式。最近笔者在实地调研中,发现上海中心城区政府服务效能改革先进单位——徐汇区行政服务中心(兼区域大数据中心)有不少创新举措,就体现了软实力提升,同时也直接促进了区域生产力的解放,为硬实力提供了新能量。

软件工程师许超十多年前在徐汇区注册了一家小型咨询公司,后因几年没有收入被工商行政部门吊销了执照。后来许超的其他业务快速增长,需要注册成立新的公司,但工商行政部门说必须注销之前那个咨询公司。许超不明白:“吊销和注销”是两回事吗?接到他的咨询后,我特地去询问政策发现还真是两回事。吊销是工商行政部门的权力,注销是市场监管部门的权限,吊销不等于注销。好在徐汇区行政服务中心通过大数据分析了解到了全部情况(其实不复杂,更不是陈年旧账),立即通过行政效能一体化服务为许超办理了咨询公司的注销手续,以方便他随后快速注册新公司。

类似的行政效能服务,在笔者老家杭州简称为“让投资者只跑一趟”。去杭州学习考察过服务浙商经验的徐汇区行政服务中心主任宋开成告诉我:软实力堪比连接器、润滑剂和发动机;可以发挥连接系统和构建合力的平台作用;可以润滑梗阻,破解服务型短板困扰,发挥润物无声及化解矛盾的和谐作用;可以体现持续投入大循环,发挥凝聚创新意识、优化机制范式的制度革新作用。我觉得他的肺腑之言,是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精确论述。

科学家是城市软实力的人格化

笔者父亲曾经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和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工作了一个甲子,因此,笔者从小就和很多院士、杰出科学家成了忘年交。本世纪初,笔者就认为讲好科学家的报国故事就是讲好中国故事,现在,笔者更加坚定地认为科学家就是上海城市软实力的人格化。科学家及其团队的试验成果一旦转化为第一生产力,那就是转化为硬实力,而且这种硬实力不仅属于上海,还属于国家。

笔者最近在调研中就了解到一位院士的软实力和投入国计民生后的硬实力案例。中科院院士陈庆云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顶级化学家,他已91岁高龄了,依然奋斗在科研第一线;同时作为徐汇区田林社区的著名居民,他也常和当地学子敞开心扉,交流人生理想。

我了解到陈庆云院士的非凡事迹,最初是来自徐汇区田林街道党工委书记陈勇的热情介绍:

陈庆云出生于湖南,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60年获苏联科学院元素有机化合物研究所副博士学位,是新中国有机氟化学领域的创始人。如今他依然每周二、四、五上午到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所上班,带领青年博士、硕士做课题、看文献,帮助学生修改重大课题开题报告,并且全程参加课题组研讨会议。陈勇说,陈庆云院士70年如一日,这辈子都在研究氟元素。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两弹一星”工程所需的新型化工材料——氟橡胶,可以用于航空、导弹、火箭等尖端技术和仪器、机械等工业领域,美国杜邦公司在1948年就已成功实现商业化生产,但对新中国一直进行封锁。陈庆云从苏联回国后所负责的,就是氟橡胶中一个成分的获取方法。那个时代,这一成分需要电解制作,成本高昂且费劲。在陈庆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三年后便找到了新办法。直到今天,全世界都还在使用这一新方法进行合成。

到本世纪初,国外的同行给了陈庆云领衔的上海研究“氟”的团队一个特别称号——上海氟化学。只要是这一领域的同行,都知道这支力量强悍的研究团队。而最打动我的是他做基础研究的三个金标准:Thefirst,你第一个发现;Themost,你做得最多;Thebest,你做得最好。陈庆云说,团队中所有人都用这个金标准来要求自己。不看头衔、不求表彰,看的是有没有做原创性引领性的工作,在中国形成一个点一条线,甚至一个面,最终带动一个群体。

陈庆云院士早就光荣地当选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他还极其注重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如其发明的F-35试剂不仅解决了电镀车间污染问题,保障了工人的身体健康;还打破了美国3M公司对试剂的垄断,给企业创造了数亿元的经济效益,解决了一个长时期卡脖子的技术问题。

如今像陈庆云院士所在的科研院所、学校等事业单位及党政机关楷模,荣誉称号已经统一为上海或全国先进工作者,来自于企业和农村第一线的楷模,仍然叫做全国劳模或上海市劳模。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和工匠精神进校园、社区及企事业单位,是目前核心价值观培育的重要抓手。核心价值观培育,也是上海市委提倡的软实力的题中之义。对此,上海市科普先进工作者、徐汇中学校长曾宪一就对我强调:无论是从学习陈庆云报国情怀,还是播种科学的种子,以及对标上海科创中心城市建设等视角,科学家都应该是新时代少年儿童的偶像。而对于那些杰出科学家的远去,群众之所以悲痛,就是因为感受到了软实力的巨大损失。当然薪尽火传,富有远见的科学家总是为时代留下了可持续创新的团队。所以说“初心在、勇气在”,而“践行初心、担当使命”则是两个百年对软实力的根本要求。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发布:许贞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