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徐汇中学 >> 汇学新闻
【菁菁教苑】曾宪一:做创新教育的探索者
发布时间:2021-10-12 23:07:37   发布人:匿名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22

转载自:学习强国 上海学习平台

作者:鲍伊琳

微信图片_20211014125728.jpg 

曾宪一近照。

——教育,不是灌输。就像写作文,你不能告诉他“怎么写”,这不是真正的学习。

——如果一个老师不相信孩子是可以“自学”的,那你可能本身缺乏自信。

——现在教育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不相信孩子,总是觉得孩子都是错的,我们都是对的。

——最会学习的人没有当老师,这是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

——现在家长都想着让孩子提前学,为什么?为了“占便宜”!学习的便宜,不是那么容易占的。瞎搞,就会把孩子给整疯了!

——语文是奇葩啊,学啥不考啥,你死背那么多干吗?!

……

在与曾宪一校长对谈的两个小时里,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我在聆听一——专访上海市徐汇中学校长曾宪一位教育家的针砭时弊,更在反思自己作为一个家长的不足之处。

敢说真话,金句频出,这样的校长,谁不尊敬?

处处为孩子们着想,敢于革“传统教育观念”之命,这样的校长,谁不敬爱?

他是素质教育的守望者,要守住孩子最纯真的少年时光。

他是创新教育的探索者,要引领一个百年老校继往开来。

一位百年名校的校长

徐汇中学创办于1850年,在上海公办中学里,名气响当当。它的出名,倒不在于历史悠久,而在于它是“西学东渐第一校”。开创了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多个“第一”的徐汇中学,有着方正古朴的教学大楼,虽不是雕栏玉砌,但红砖黛瓦间,漫溢着书香之气。

漫步校园中,就能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最早实行分学科教学的班级授课制;最早开设语数外、理化生、音体美等比较齐全的科学和艺术课程;最早建立实验室、语音室、阅读室……这段辉煌,给上海民众留下了深刻记忆。

历史的接力棒交到曾宪一的手中时,他正是这所学校的第27任校长。从教33年,从一位骨干语文老师、教研员,成长为一校之长,曾宪一肩上有担子,手里有本事:他是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他先后在黑龙江、江苏教过书;教过语文,当过班主任、科研主任、教研员;去金山区支过教,还建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名师工作室和科技工作站……多年基层的教学工作,让曾宪一知道当教师之难,更知道当学生之不易。而立足一校之长的岗位,更让他明白教育的深远之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

上得好课,管得好班,考得好试,教得好研,开发得好课程,这些事难吗?

对曾宪一来说,真正的难,不在他一个人能做好这些事,而是整个学校能做好这些事。

“我不问孩子的成绩怎样,我们抓应试、抓成绩,只在高三和初三。其他年级的孩子,我们搞科研、搞课题,在学中玩,在玩中学。”

曾宪一的目光炯炯有神。

“我遇到我们学校孩子家长,只问这样几个问题:你家孩子来学校上学开心吗?你家孩子选了他喜欢的什么课程?他喜欢提问题吗?他做了什么课题?”

一个百年名校校长,关注的正是孩子“本人”,关心的则是孩子学到的“真本领”。

微信图片_20211014125739.jpg 

曾宪一在课堂上。

一位敢讲真话的校长

“现在的家长啊,不怕他们不管,就怕他们管得太多!现在的老师啊,不怕他们不讲,就怕他们讲得太多!”

曾宪一在教育圈“敢讲真话”是出了名的。

“好的老师,大问题讲小,厚书讲薄;差的老师,就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一个问题讲到后来自己也晕了。这和写文章也一样,好的文章,你看最后一句,就知道它写什么;差的文章很啰嗦,不知道在写什么。”

“智慧的老师,就是装傻,让学生自己来说;愚笨的老师,就是灌输,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不让学生说。一节好的公开课,就是折腾学生思维的活跃度。差的公开课,就是折腾老师自己。讲得口干舌燥,干吗呢,参考书上不都写着吗?我们不缺复读机啊!”

曾宪一从投身语文教学的第一天,就和别的语文老师上的课不一样。

他从不四平八稳地去讲课,而是鼓励学生自学,教会学生“自己命题”,构建认知启动式语文学堂。“人的认知规律,从简单到复杂,从现象到本质,从一般到特殊。我现在50多岁了,我教的孩子只有十几岁,不能强行把50多岁的认知灌输给十几岁的人,也不可能越俎代庖去替代,愚蠢的老师喜欢讲大道理。”

所以,曾宪一从不赞成“灌输式、填鸭式”教育,认为这是在往歪路上使劲。

“我注重预学。我的《中学语文预学本》没有题目,很多老师预学本上都是先印好题目,然后发给孩子去做,这叫‘超前考试’,是提前作业。我的本子上,只有学习提示。比如标题诠释,标题的好处,必须让学生自己提出问题。比如,生词、生字自己总结,概括段意、主旨,都自己来命题,自己回答。从文脉、段落、修辞句、语言点着手,每次预学要自己至少提出5个问题。”

问题先行,才能把教学教到实处。曾宪一指出,教会学生提出有价值的问题,比老师提问更有价值。“不能所有问题都是老师提,这就是剥夺了学生‘搞研究、做学问’的基本权利。学问学问,不问,就是死学。现在我们死读书的孩子,还不够多吗?!”

曾宪一还认为,家长对孩子不信任、不放手,并不是帮了他们,而是“祸害”了他们。相信孩子的妈妈最淡定。

“妈妈把一个孩子生出来后,就不相信他,其实他可以活得很好。生下来后,妈妈整天觉得他这里不对那里不对……然后长大了,什么都替他做、替他决定,久而久之,变成了一个‘妈宝’。生活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也不让做;学习上,却把他当‘受气包’一样,整天骂。”

“放手的妈妈最聪慧,就和放手的老师一样。我做班主任,第一周我来示范,第二周我啥也不管,让孩子们自己管理。让孩子自己定规则、自己管理班级,不是一个人当‘班长’,而是大家轮流,无论成绩好坏,都可以当‘班长’。学习好的孩子不一定管理能力强啊!学习好的孩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不一定少!”

曾宪一现在给学校里制定兴趣班,舍弃了围棋象棋,反而选了桥牌:“把一手烂牌打得好是真本领。现在的孩子,要学会换搭档,要懂合作,和谁合作都能赢,才是真本领。”

“好的教育、伟大的教育,绝不能、绝不该去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曾宪一的一席话,如雷贯耳。

微信图片_20211014125745.jpg 

曾校长与记者合影。

一位“革观念之命”的校长

“放手的妈妈,很难做;放手的老师,更难做!”我不禁对曾校长如此感慨。

“对,‘无为之治’,并非‘不为’。”曾宪一的校长接待室并不宽敞,但在这仅仅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我却能感受到,一个有原则的人坚定的力量。

“教育的困境,就是陷在陈旧观念里出不来。要敢在观念上革命,也要敢于克服人的惰性。就拿语文来说,不走出舒适区多舒服啊!一篇课文,讲800遍都一样,学生也不会造反。PPT一放,就圆满了。老师让孩子自己来做主人,还不一定能摆平他们,多麻烦啊!最偷懒的办法,就是PPT和讲义。”

曾宪一知道“改革”很难,但再难也要迎难而上。为了打造学校的教师梯队,他采用分层次的机制,培养“能做学问的教师”。

“第一类是见习教师、年轻教师;第二类是骨干教师;第三类是特色教师。我们的教师队伍上去了,才能把整个学校的学习气氛带活。”他致力于培养有灵气的年轻教师,有底气的骨干教师,有志气的特色教师。

曾宪一还提倡“生本课堂”,要让孩子们自己做学习的主人。

“我一直有个观点,应试其实是最简单的事情。而在生本学堂,师生都要讲究效率,都要学着做学问,这才是最难的事情。怎样才算是教师做学问?有三个标志。一,他能引导学生高效率学习;二,他能有育好人的学问;三,他能带着学生做学问,让学生成为有创新思维品质的人。”

生本学堂遵循的学习原则,也是曾宪一一以贯之的教学理念:预学再教;能学缓教;观学思教;自学少教;以学评教。

“所有学习要产生良性互动,学生要学会提问题,通过事物的表象来抓住本质,学好了这个本领,他们将来离开了我们徐汇中学,去哪里都不怕!最怕什么?最怕孩子来了你这里,你就拼命给他做题,拼命去塞。就是把一个电脑塞满了,硬盘不转起来,也不去激活——这种状态,就容易‘死机’。”

“理科要在实验室中学,要在大工厂的车间里学;文科要在图书馆里学,在行万里路的研学中学。不是在卷子中学,我们的学习形式太单调了,学习空间太狭小了,学习天地太窄了!”

曾宪一愿意让他的孩子们去广袤的“麦田里”,去走长长的“研学路”——而他,就是那个麦田里的守望者,研学路上的提灯人。

近日,曾宪一校长喜讯连连:2021上海市特级校长、2021上海市优秀校长、2020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

(原载于《上海支部生活》2021年第10期)

来源:上海支部生活

责任编辑:刘彦纬 张蔓蔓

 

发布:许贞 

监制:曾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