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学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徐汇中学>> 汇学新闻
汇学渊源和曾宪一的新探索
发布时间:2019-04-13 13:36:42   发布人:学校发展中心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482

    第一次听说马相伯先生的大名,是一九八五年九月复旦大学的开学典礼。我和所在的历史系本科一年级同学们,有幸出席在相辉堂和校领导面对面仪式。因为我这个班五十一人、大部分是各地的当年文科状元,有了进相辉堂的待遇;而更多的同学是在其它教室里听拉线广播。那年我十八,但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素养!

  要不是校长谢希德院士开明宗义地告诉我们:具有深厚爱国主义传统的复旦大学今年已经八十周岁了,是由中国近代伟大的教育家马相伯先生创立的!我就根本不知道复旦大学几岁?她的创始人是谁?谢希德校长吩咐我们新生,从入学第一天起就要好好学习不要贪玩;努力成才,待复旦建校百年时以优异成绩向祖国和人民、向复旦大学和所有的母校老师交出一份出色答卷,并告慰马相伯先生。

  第二年,我大二。因成绩不错,我被系主任庄锡昌教授选入复旦大学校史编撰委员会当了资料员。就在档案馆,我发现了马相伯先生的头像照片;这让我感到很兴奋,不过老人家的基础素材当时在复旦档案系统还是很匮乏的。北京和南京的国家档案部门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我就负责登记造册以及手工录入;后来还有台北、香港、东京的历史学家在访问复旦时,也直接提供了不少马相伯先生的历史资料。大三时,复旦大学校史第一卷出版,看着相伯先生头像让我很自豪!

马相伯先生九十高龄时的书法

  大学毕业后,我到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具体专业是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史。我住在淮海中路的当时社科院研究生宿舍,经常有专家学者来光顾;他们往往先是来打乒乓或台球,然后才是喝茶、聊天。有一回,宗教所陈耀庭所长(他本人其实是研究道教的)就告诉我,社科院大楼的前身也是法国教会所办的学校(大学女子部)、马相伯先生是校董之一。那时,我的专业主课要赶路到徐家汇的历史所和导师面对面进行。历史所的大楼很古朴、肃穆,几乎就在徐汇中学的隔壁。我的导师李华兴教授,原来也是复旦历史系出身的;他对徐家汇的历史及上海在近代对外开放进程中的思想文化交流作用特别熟悉。他就告诉我历史所的大楼本身也是历史文化遗产,曾经是近代在沪西方神职人员的宿舍。

  后来为了建东方商厦,这栋历史所的大楼还是被拆掉了。我还记得当时上海史研究的权威唐振堂先生,愤愤地对我说——这对得起马相伯先生吗?!但历史所还是不得不搬家,过渡的办公和教学场所是田林宾馆对面超市的第五和第六两层,空间比原先逼仄多了。而我是很讨厌学术或文化单位搬家的,在我的老家杭州就有句话——“搬一次家等于着一场火”,特指文化财富损耗。果然,历史所搬家之后不久就发现少了不少马相伯先生的资料;这让所长李华兴教授心痛不已!

曾宪一校长在徐汇中学的马相伯铜像前留影

  我从来不去东方商厦,只是经过徐汇中学的门口、会深情地朝她面向虹桥路的老楼凝望一番;我不知道啥时候能进去看看。二零零五年,也就是复旦大学百年大庆的那一年、我成为了徐汇区政协委员和徐家汇社区的名人;社区名人小组还有时任徐汇中学校长的庄小凤同志,她热情地请我去做客。于是,我知道了那庄严、静穆的老楼叫崇思楼。我还看到了马相伯先生的铜像,这是可我所见到的魔都最好的原创型的雕塑了(徐家汇绿地的“泉”是复制品)。我站在这栩栩如生、目光深远的铜像前,仿佛能听到相伯老人热血澎湃的心跳、仿佛能感知他不愿做亡国奴的壮怀激烈、仿佛还能明白他教育救国的不灭情怀。后来,刘晓艳书记还告诉我:这是徐汇中学一九四四届校友捐赠的,并在建校一百五十周年安置。

  安置铜像那年是新世纪的第一年即二零零零年,也就是从那时起,继承和广大马相伯先生的爱国主义情怀与教育兴邦(科教兴国)的理念,以及促进广大师生攀登科学高峰、追求一流办学环境的校本探索,被人们尊称为“汇学”。最近的几年,和我讨论汇学最深入和较为频繁的就是特级语文教师、现任校长曾宪一。

曾宪一校长(前排右一)于2017年暑假率汇学学子赴贵州进行国情调研

  曾宪一校长和我是同龄人,在很多话题上我们都能找到最大公约数。他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崇高事业,也热爱朝夕相处的汇学学子;他还时常写些具有规律性和实战性的教学“兵书”文章,和老师们切磋、供学子们参考。我观察过目前徐汇初中的两位红领巾,都是男孩、也都是在小学三年级时候认识的。一个天资并不聪明、还畏惧写作,但精读了曾宪一校长怎样学语文的著作之后,居然爱上了语文课、作文也大有长进并达到了发表的水平。另一位智商挺高的,小学期间就发表过多篇文章;但曾宪一校长鼓励他多了解国情、并安排去了贵州考察。于是这个男孩第一次发现了上海以外的山区还是很艰苦,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当地农户的猪圈旁边洗澡、以及翻山越岭求学的当地同龄者。我觉得这是最成功的德育了!

  曾宪一是个居安思危的智者,他老是担心学生功课不好而情绪低落、老是担心家长没完没了的莫名焦虑、老是担心过分强调应试教育而扼杀创造力。虽然他也有些无奈、也有羡慕先进理念的冲动,但他又是一个很务实的管理者。在提倡汇学学子全面发展、激发兴趣、持之以恒方面,他和老师们一起勇于探索。如他的工程教育理念和实践,已经获得了市、区教育部门和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赏。我应邀看过徐汇中学生物、3D打印和智能交通实验室,真是想再去读一下中学啊!

2018年六一前,曾校长接受红领巾采访。

  曾宪一认为,生活会给孩子创新的灵感,汇学的意义就在于通过科学试验和工程技术来帮助学子与时具进。“说起人工智能,大家脑海里浮现的可能是科幻片中的机器人,或是战胜李世石的AlphaGo。”徐汇中学的红领巾朱铭浩同学就曾经这样自信地告诉与会者,“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些简单的模仿、控制入手,让我们离AI近一些。”朱铭浩为了照顾弟弟、以及减轻妈妈夜间的疲劳,开发过一套“具有婴儿状态监测及自动调节功能的豆丁拍打器”。在曾校长的鼓励下又继续改进,即通过几次更新迭代可以实现声控操作、达到哄婴儿入眠的效果。在曾宪一看来,对于AI在儿童时期应该鼓励大胆畅想;到少年时期就应该鼓励多观察、多思考、多实践,从力所能及出发,走向未来。而朱铭浩在去年九月的人工智能会议上还说——若干年后,等我知识储备更丰富了;我会为我的‘豆丁拍打器’插上人工智能的翅膀,让它从哭声中识别婴儿情绪,更细致地安抚宝宝!

  曾宪一很自豪地告诉我,像朱铭浩这样的汇学学子有一大批;他们学业优良、勤于探索、毅力非凡,而且高中生里还有更加丰富的创新案例。他希望我的目光不要只偏爱于红领巾,我答应进一步观察他欣赏的高中生案例;这些优秀学子今后一定会不负马相伯、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材。这也应该是曾校长的道路自信吧!

  阳春三月,汇学喜讯再度传出;也让曾校长倍感欣慰。就在3月24日上午,主题为“创新·体验·成长”的第34届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闭幕式,在上海科学会堂国际会议厅举行。徐汇中学高二(3)班胡薏雯、初一(3)班赵乐恒、祁铭瑞同学均荣获“青少年科技创新成果”一等奖。值得指出的是:作为上海市面向全市中小学生开展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青少年科创比赛,本届大赛共有来自全市16个区约30万师生积极参与,大赛组委会共收到518所学校的参赛选手提交的9239份申报材料,较去年相比,申报人数增加15%,为历届最高。

  虽然竞争如此激烈,但在曾校长的鼓励下,徐汇中学初高中均有学生报名参赛,最终有12个项目获奖。其中创新成果板块共有8项获奖,包括一等奖3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4项;另有3项科技创意获奖,包括一等奖2项和二等奖1项,此外科幻画有1项荣获二等奖。而让我特别感兴趣的是——胡薏雯同学的课题属于植物学,题为:光照强度调控衣藻光合产氢的功能机理研究;赵乐恒同学的课题属于行为和社会科学,题为:基于出行行为的共享电动汽车调查分析与对策研究;祁铭瑞同学的课题就属于工程(初中),题为:便利店自动门误开问题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因为这些汇学少年的探索,正是明天会更好的科学依据啊!

  (信息来源 图片来源:王泠一 上海社会科学院文明办主任、《上海精神文明发展报告》主编,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